主页 > 拥有健康 >先天「难语症」 我忘记「谢哲青」怎幺唸 >

先天「难语症」 我忘记「谢哲青」怎幺唸

2020-06-18 阅读(9059)

「我非常害怕家里的事,但旅行了这幺久以后,发现我要和解的是我自己」。旅行世界97个国家,拥有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考古和艺术双硕士的谢哲青,其实来自一个相当穷困的家庭,「我半工半读,各式各样的工作都做过,包括到特种行业当服务生」,谢哲青在中视『改变的起点』提到,因为从小家境不宽裕,爸爸是建筑工人,妈妈身体不好独自拉拔三个孩子长大,加上年少叛逆和父母冲突不断,所以靠着每一次的旅行来逃家,但走得越远就越发现,自己依旧渴望家庭,也明白心里过不去的瓶颈,要靠自己和自己和解。

选择踏上旅游业的这一路,谢哲青走得比别人辛苦,「我坐了一年的冷板凳,月收入不到两万,长达一年,餐餐只吃苹果」,当年带着六万块北上找工作,最高纪录积欠房租四个月,但为了与世界产生连结,当导游是谢哲青必须坚持下去的梦,直到有次当救火队带了一个充满危机的西班牙团,他成功克服所有困难,平安将团员带回台湾后,旅行社才放心将欧洲长程线交给他。回首过去的辛苦,他感谢自己当初的坚持,「要成就事业之前,要先尊重一事无成的自己」。

摘自《中时电子报》先天「难语症」 我忘记「谢哲青」怎幺唸


先天「难语症」 我忘记「谢哲青」怎幺唸

上一篇: 下一篇: